梧州六堡茶品牌 《老鹰讲古》 老鹰讲古 — 两广总督论六堡茶

老鹰讲古 — 两广总督论六堡茶

老鹰讲古 — 两广总督论六堡茶

茶与咖啡、可可并称为世界三大饮料,但茶已经远远超越了自身固有的物质属性,不仅仅简单作为一种饮料而存在,茶与“琴、棋、书、画”一样成为人们的精神食粮,成为一种修养,一种人格力量,一种境界。

据史书记载,明成化五年(1470年),明宪宗在梧州创建总督府,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总督府。当时,设有三总府:总督府、总兵府和总镇府。其建筑布局,以总督府为主体建筑中心。总督府在城内东北土阜上,为城内最高点,总兵府在总督府右、总镇府在总督府左,三府会政厅在总督府前。在三总府周围,还广建厅堂楼阁,亭台轩栩。这些建筑群,勾连错落,规格宏大,富丽堂皇。总督府正堂门前有楹联曰:开府梧州,总制百粤。在大门两侧,左为开府碑,右为题名碑。在大门前还建坊,南坊曰:节制两藩;东坊曰:岭海肃清;西坊曰:民物康阜。

话说明朝伦文叙上京复官经梧州,正巧礼部尚书湛若水出使安南亦经梧州,两广总督林舜举特意设宴款待。宴会台上摆的是独具梧州风味的螺肉宴,美名为“佳味十螺宴”。两人边听林总督的介绍,边品尝,对道道螺菜味道各异,赞不绝口。吃着奇味螺菜,喝着苍梧醇酒,比起丰盛的山珍海味宴,却又别有一番滋味。两人吃得十分痛快,一杯杯醇酒下咽,不觉已有七八分醉意了。

酒宴过后,林总督请两位大人到茶室品茗,茶房门口题匾为“清茗茶韵”,众人在一张古樟树根雕茶桌前坐定。伦文叙与湛若水坐在茶室里,透过窗台看见远处高低起伏的青砖房被掩映在一片绿意盎然的树木、竹林中。茶室不大,布置简洁却不失风骨,有细节,有温度。有用来藏茶的老茶罐,亦有在窑洞烧制而成的煮水炉器,还有岭南的木雕物件,搭配一枝盎然的文竹和迎客松,让富有历史感的古老物件立马也变得鲜活柔软起来,坐在这儿能让你感受到生命和时间的跨度。

两广总督林舜举说:“喝茶不仅仅是喝茶水在口中的十几秒,而是去品味茶从生长到工艺的一点点岁月。茶室想让大家贴近自然,去品味茶叶最原始的味道。或者把茶焖在盖碗中三分钟,不苦不涩的便是好茶,这种没有完全泡发的技巧,更能喝出茶叶的本味,也就是岁月的味道。”

林总督叫一名衙役取一壶冰井泉水,亲自燃火烧水。只见总督认真地看火烧水,不久听到壶中有细微的响声,便将壶盖揭开,在壶中放了一小撮茶叶,茶叶墨绿鲜嫩,看得出每一粒都是经过精选的茶芽。接着把火拨得更旺,当壶中水声增大时,总督将壶水轻轻倒入杯中,杯中的茶汤在雪白的瓷壁的衬托下,汤色红浓,香气陈厚,滋味甘醇可口。显得特别的诱人,茶的清香从杯中袅袅升起,透入众人肺腑。“两位大人请用茶。”总督说道。

伦文叙捧起茶杯,呷了一口茶,顿觉神清气爽,口舌生津,问道:“林总督,这是什么茶?”林总督微笑着道:这是本地茶农进贡的“六堡茶”,是从六堡山区黑石山顶百年老茶树上采摘的茶芽,炒制加工而成。据说是当年龙母种下的茶树。

六堡茶属山茶科常绿灌木,叶呈长椭圆披针形,叶色褐黑光润,间有黃花点,叶底红褐。六堡茶素以”红、浓、陈、醇”四绝著称。其条索长整紧结,汤色红浓,香气陈厚,滋味甘醇可口。正统应带松烟和槟榔味,叶底铜褐色。六堡茶的制作是采用当地的大叶种茶树的鲜叶作为原料,采摘标准是成熟新梢的一芽二三叶或  芽三四叶,经杀青、揉捻、渥堆、复揉、干燥5道工序制成。

六堡茶属于温性茶,除了具有其它茶类所共有的保健作用外,更具有消暑祛湿、明目清心帮助消化的功效。既可饱食之后饮之助消化,亦可以空腹饮之清肠胃。在闷热的天气里,饮用六堡茶清凉祛暑、倍感舒畅。六堡茶在晾置陈化后,茶中便可见到有许多金黄色”金花”,这是有益品质的黄莓菌,它能分泌淀粉酶和氧化酶,可催化茶叶中的淀粉转化为单糖,催化多酚类化合物氧化,使茶叶汤色变棕红,消除粗青味。清茗酬知音,茶诗韵意深。林总督微笑着道:宋代苏轼来梧在“鸳江春泛”曾作《汲江煎茶》诗词:

“活水还须活火烹,自临钓石取深清。

大瓢贮月归春瓮,小杓分江入夜瓶。

雪乳已翻煎处脚,松风忽作泻时声。

枯肠未晚禁三碗,生听荒城长短更”。

        苏东波的诗,有时会令我深有感悟,舌尖与茶香碰撞的瞬间,我忽然间生出对生活的感恩之心,能够剪出这样一段时光留给自己,人生的所谓烦忧又算得了什么?有这么多美好等着我们去品味,一切都可以云淡风轻。

随后,林总督微笑着道:请两位大人为两广总督、总镇、总兵府题名碑作跋和题词,两人乐应了。于是,衙役取来了文房四宝,先请湛若水作跋,接着,伦文叙乘醉提笔,蘸饱了浓墨疾书“总府题名碑”五个大字,在下方署上“正德五年状元伦文叙题,尚书湛若水跋”两行小字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梧州六堡茶品牌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作者: 品茗

本站以介绍梧州六堡茶,六堡茶价格,六堡茶品级,六堡茶包装,六堡茶历史,六堡茶行业咨询为主的一个专业网站。
上一篇
下一篇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