梧州六堡茶品牌 《老鹰讲古》 老鹰讲古 — 八景系列 <六> 云岭晴岚思舜帝

老鹰讲古 — 八景系列 <六> 云岭晴岚思舜帝

老鹰讲古 — 八景系列  <六>  云岭晴岚思舜帝

上回讲到苏东坡啖火山荔枝之轶事,在梧州有“一只荔枝三把火” 的说法,这句俗语不单流传于两广,且遍及港澳和东南亚华人社区。但殊不知原来此话出自梧州人的白话口音而错改苏东坡原诗造成的。从此,“一只荔枝三把火”一直讹传至今。今日讲苏东坡寻觅舜帝圣迹……

     苏东坡从火山归回到客栈,觉得身体疲倦,当晚与苏过饮了几两苍梧蛤蚧酒和六堡茶后,酣然大睡。第二天一早,苏东坡仍躺在客栈木床上养神,突然记起《史记》中有 “舜南巡狩,崩于苍梧之野,葬于江南九嶷。”的文字,心中一震,兴奋不已,一拍床头藤枕起了床,床前踱了几步,两句诗自然涌出口来:

“幽人拊枕坐叹息,

我行忽至舜所藏。”

苏过被父亲诵诗声唤醒,揉着两只惺忪睡眼问:“父亲说什么?”

       苏东坡拊着双掌说:“过儿,你知道吗?我们不知不觉来到了古时舜帝来过的苍梧了。”苏过醒了,他仍不明白父亲话里的含意。

       苏东坡激动地说:“四千年前,舜帝百岁高龄仍不辞千辛万苦来岭南巡视,最后病死在这苍梧,葬在这苍梧。人们世代敬仰他,是因为他为黎民做了数不尽的好事啊。一个圣明之君尚且为岭南百姓死而后已!我是个被一贬再贬的朝廷罪臣,心中虽有说不尽的苦楚,但是与舜帝相比,我还有什么可埋怨的呢?”苏过明白了,原来父亲已把舜帝当作榜样来自勉了。父子一商量,打算去寻访舜帝在苍梧的遗迹。苏过向店主人打听去寻找舜帝圣迹的去处,并找一个向导。

       食过早饭后,苏东坡父子俩随向导从城北门出城,一路上,披荆斩棘,终于上到云峰顶,苏东坡站在岩石上,遥望远处,只见白云山遥连五岭,总纳三江,至梧州突而挺起,蜿蜒盘桓,气势磅礴。站在山顶俯瞰远眺,全城风光,远方景物尽收眼底。山上树木参天,晨雾迷漫。晴岚,是指白云山上的水蒸气,在雨后初晴之际,那素洁云雾,蒸暖山气,缭绕飘忽,秀丽动人。高耸的白云山就象戴上白面纱,披上白围巾的绿衣少女。故得名。

       苏东坡对向导说:“舜南巡狩,崩于苍梧之野,大云山可否有舜帝遗迹。”向导告诉:在苍梧大云山(现白云山)锦鸡岩上,从前确实是有一座舜帝庙,由于年代久远,现在已经没有什么痕迹了。

    苏东坡:“锦鸡岩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 向导:“我带你们从东面下山,就可到锦鸡岩了。”

     沿着向下的崎岖小路,苏东坡一行来到了金鸡冲。

      向导指着一个山洞对苏东坡说:这个洞就是传说舜帝南巡时不幸病故,葬身于此的洞穴。并讲述传说的故事给苏东坡介绍:

       相传舜帝南巡时,有双鹿相伴左右,至苍梧之野舜帝不幸病故,“万民大恸,双鹿尤为悲切,绕山疾驶,啾啾悲鸣,哀哀三日,声闻九天”,后来悲痛欲绝跳下白云山下的桂江逆流而上,“途遇娥皇、女英二妃,跪报噩耗”,二妃听到噩耗悲恸万分、伤心的眼泪洒落在竹子上,竹子便挂上了她们斑斑点点的泪痕,成了斑竹,被称为湘妃竹。二妃并到埋葬舜帝的大云山(今白云山)南麓一个山冲岩前拜祭舜帝。贤惠美丽的娥皇、女英二妃,因是凤凰化身,当天在岩前,附近百里的百鸟都来朝凤,尤其是锦鸡最多,足足百多二百只,百鸟只只悲恸万分、鸣鸣悲哀。朝拜过后,独独留下锦鸡守陵。后人就称此岩为锦鸡岩、此山冲称为金鸡冲。此山现在还经常出现锦鸡呢。

      命运坎坷的宋代大文豪苏东坡两度路过梧州,首次路过梧州时,到锦鸡岩祭舜帝,他对着西江水情深意长地朗诵起诗来:
 

  “九嶷连绵属衡湘,苍梧独在天一方。
    孤城吹角烟树里,落日未落江苍茫。
    幽人拊枕坐叹息,我行忽至舜所藏。
    江边父老能说子,白须红颜如君长。
    莫嫌琼雷隔云海,圣恩尚许遥相望。
    天其以我为箕子,要留此意在南荒。
    平生学道真实意,岂与穷达俱存亡。
    他年谁作舆地志,海南万里真吾乡。”

苏东坡“忽至”的“舜所藏”就是位于白云山南麓锦鸡岩的舜帝陵墓。后来,清代诗人李世瑞以云岭晴岚为题作了一首诗:

“翘首城东望眼齐,新晴岚气古蛮溪。

几重高楼通星北,一抹遥连挂榜西。

晓露乍漙初日上,晚烟如幂夕阳低。

佳哉郁郁葱葱处,遗老徒闻觅锦鸡。”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梧州六堡茶品牌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作者: 品茗

本站以介绍梧州六堡茶,六堡茶价格,六堡茶品级,六堡茶包装,六堡茶历史,六堡茶行业咨询为主的一个专业网站。
上一篇
下一篇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