梧州六堡茶品牌 《老鹰讲古》 老鹰讲古 — 八景系列 <五> 火山苏东坡啖荔枝

老鹰讲古 — 八景系列 <五> 火山苏东坡啖荔枝

老鹰讲古 — 八景系列 <五> 火山苏东坡啖荔枝

上回讲到苏东坡回到客栈,觉得身体不适,又不想吃药,就叫苏过用冰泉水煎泡早日买的六堡茶,先后品饮了七碗茶,几个时辰后,便觉身轻体爽,第二日病竟不治而愈了。今日讲苏东坡啖火山荔枝之轶事……

话说苏东坡六十二岁时,皇帝把他从广东惠州再贬谪到海南岛儋州。在梧州逗留已是五月初了。自从冰井寺回来后,苏东坡为元结碑铭:“火山无火,冰井无冰”突然心有所感,何不趁此时过江去看看。

于是苏东坡与苏过备好干粮,搭渡船过江,从紫金村码头上岸。在紫金村西面的山坡,一片翠绿的茶园映入苏东坡的眼帘,只见一个茶农正在修剪茶树。“阿叔你好,请问上火山是从这边小路上吗”“对,客官,沿着这条小路,就可直达山顶”。“阿叔,种的是咩嘢茶”。“六堡茶”“个渡又有六堡茶”,“是啊,相传当年舜帝南巡就驻扎在山脚,建造了一座土城池,叫紫金城,后来,年久了,村民就叫紫金村。据说此茶是舜帝流传下来的”。听说舜帝曾在此住过,苏东坡遥望山脚下的紫金村,粛然起敬。

谢过茶农,来到了火山(锦屏山),一路与苏过欣赏山水风光。苏过问父亲:“此山无火,何谓火山。”苏东坡:“相传秦末南越王赵伦藏剑于此山,故夜里腾光,每三五天一见,一更初起火,由下蔓延至顶,全山通红,火光冲天,顷刻间而熄灭,翌日山上依旧苍翠欲滴。因“埋剑吐芒宵烛汉,藏珠浮映夜辉山”而得名。

又传山下有潭,水深无极,下有宝珠,初更浮起,月星皎洁,宝光烛天,如峨眉格迦、南岳圣灯之状,便出现“火山夕焰”奇观。”

不知不觉,父子俩来到一处荔枝林,最使苏东坡惊喜的是,时令才农历五月初,梧州(苍梧)火山黑叶荔枝已成熟了。远远望去,那漫山遍野的荔枝红彤彤的,好像山坡上着了火。那成熟的、饱满的荔枝穿着红衣裳。有的荔枝把树枝压弯了“腰”,树枝们好像在喊“救命啊!救命啊!”;有的荔枝挤在一起,好像在窃窃私语;有的荔枝躲在树枝后面,像害羞的小姑娘露出半边脸。几个年轻的村姑边摘荔枝、边唱山歌,爽朗的笑声环绕荔林。

苏东坡走近问:“姑娘们,你哋好,点解个渡的荔枝咁早熟啊,”“个渡是火山啊”说完又是一片笑声。“原来如此”,苏东坡也被感染地与姑娘们一起大笑起来。一个姑娘摞了一大扎荔枝,走到苏东坡跟前:“官人,是远道而来吧,我们有缘见面,送与你尝试下我吔的火山荔枝。”“唔该晒”。

时令已过中午,苏东坡父子俩下山乘搭渡船过江,在渡船上,苏东坡叫苏过摞火山姑娘送的荔枝,邀请船家老大黄老爹一同吃。那黄老爹吃了几只就不再吃了。苏东坡不禁问他为何不吃了?

黄老爹说:“据说苏东坡久居惠州,每逢荔枝熟季节,十分喜吃荔枝,吃多了便有了体会。在他所写的一首诗中有‘一只荔枝三把火’之句,他说荔枝是多火的,因此不敢多吃”。(古时候,很多诗句都是口耳相传)

苏过说:“黄老爹,你把那句诗读错了。那首诗名叫《食荔枝》,诗曰:

“罗浮山下四时春,

卢桔杨梅次第新。

日啖荔枝三百颗,

此身愿作岭南人”。

    黄老爹说:“怎么又是‘一担荔枝三把火?!’”

苏过说:“‘日啖’不是‘一担’,也就是你们梧州方言的‘日食’也。”

黄老爹喃喃自语:“‘日啖’、‘日食’……”他恍然大悟地说:“哦!是我们梧州人把‘日啖’顺口说成‘日食’,便把‘日食’错作‘一只’;‘三百颗’错作‘三把火’。连起来说便成了‘一只荔枝三把火’,是我们梧州人的白话口音讹传了,哈哈哈!”  。

原来,苏东坡在转雇梧州船时,为免张扬,只说自己姓苏的,隐了名号。黄老爹却不晓得眼前的客人就是大名鼎鼎的苏学士,才闹出笑话来。在梧州有“一只荔枝三把火” 的说法,这句俗语不单流传于两广,且遍及港澳和东南亚华人社区。但殊不知原来此话出自梧州人的白话口音而错改苏东坡原诗造成的。

从此,“一只荔枝三把火”一直讹传至今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梧州六堡茶品牌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作者: 品茗

本站以介绍梧州六堡茶,六堡茶价格,六堡茶品级,六堡茶包装,六堡茶历史,六堡茶行业咨询为主的一个专业网站。
上一篇
下一篇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