梧州六堡茶品牌 《老鹰讲古》 老鹰讲古 — 八景系列 <三> 鳄池苏东坡品六堡茶

老鹰讲古 — 八景系列 <三> 鳄池苏东坡品六堡茶

老鹰讲古 — 八景系列 <三> 鳄池苏东坡品六堡茶

上回讲到苏东波把舜帝亲手种的茶种,栽培到白鹤山。今日讲苏东波于鳄鱼池品六堡古仔……

鳄鱼池在阜民山脚。(现埠民路公安局一带)据《苍梧县志》载:“鳄鱼池在府城东,明时韩雍改名嘉鱼池。”鳄池在阜民山脚。鳄池是一个大鱼池,池水是桂江从力木桥流入,通过环城渠再流入池内,然后从锁龙桥流入西江,因而池水碧绿“鳄池水光山色映照”。

《苍梧县志》说鳄池漾月的得名:一是因池内养鳄鱼,古代思良江曾产鳄鱼,《梧州府志》说“城东旧鳄鱼池,扶南王范寻曾在池放养鳄鱼”;二是因养嘉鱼,明代梧州产嘉鱼闻名,韩雍曾在池中养嘉鱼,故又称嘉鱼池,池畔还建有嘉鱼亭。

话说苏东坡六十二岁时,皇帝把他从广东惠州再贬谪到海南岛儋州。苏东坡乘坐的帆船到达梧州已是四月中旬。在城南门外水街边,父子俩找了个临近鸳鸯江的《临江》客栈住下了。一日,苏过问:“父亲,午饭后我们入城去,好吗?

苏东坡听了苏过的建议,随后苏东坡父子俩,闲步从南门入城,来到城东门外的光孝寺,苏东坡激动地对苏过说:光孝寺为唐初鄂国公蔚迟恭所建。头门3间,后山水月阁3间。玄宗天宝十二年(公元753年)唐鉴真和尚东渡日本传经,同船有晁衡等日本遣唐使同行,在扬州出海,遇风浪受阻而返,晁衡与鉴真等失散,一人漂流到安南(越南),被传“遇难”,后转辗才回到长安。鉴真等于是改走灵渠沿漓江到梧州,率荣睿、普照等弟子再偕同梧州藤县通善寺尼智首等三和尚出西江,从藤县北流河上溯,南下雷州半岛,在徐闻再出海。鉴真多次出海均遇险而折返,这次经梧州隆重地拜祭了西江龙母娘娘,竟平安东渡成功了!

公元958年,南汉皇帝刘晟病危之际,宠妃才人卢琼仙题:“苍梧山连五岭,水汇三江,八桂之户,灵秀所聚之地。若在该处铸一铜钟,乃象征皇业声振南疆之兆,定能保龙图永固,圣寿万春也。”于是一道圣旨下来,限令时任梧州招讨使的吴怀恩于当年六月铸成铜钟,挂在光孝寺云盖山下的感报寺中酬神,为皇帝冲喜。从光孝寺出来回城路上,已是傍晚,父子俩已是肌肠辘辘,便走进阜民山脚的鳄鱼湖池,一杆旌旗从湖边食肆凉亭高高掛起,迎风飘扬,上书《酒中茗》三个金黄大字,此湖此景,真是“幽梦音画风竹行·诗书剑花酒中茗”。非常适合苏东坡的口味,于是父子俩迈步入亭坐下。“客官,你好,食饭还是饮茶。”酒保儿热情地招呼,“先食饭,后饮茶。”“好唎”“来个两菜一汤”“稍等”。

苏东坡环视湖周围,湖虽小,但湖边种植杨柳,因而湖水碧绿,远处的大云山,在水光山色映照下,不失为一景。此情此景,令苏东坡连日来的忧郁心情一扫而光,和苏过村酒野蔬一番后,“小二,此处有什么好茶”“客官,你喜欢红茶抑或青茶”“本地有什么名茶”“客官,有“六堡茶”“是否是传说舜帝所种的六堡茶”“对呀”“泡壶吧”“好唎”。

 苏东坡后半生的官场生涯极不得志,多次贬谪,颠沛流离,但他并没有沉沦于生活的悲欢离合之中,而是将对生命和生活的热爱寄情于山水,寄情于茶道,写下了很多咏茶的佳句,也流传下许多关于他与茶的美妙故事。

   话说小二泡了一壶六堡茶,苏东坡连品两杯,不禁拍案叫绝,此乃茶之精品,“红、浓、陈、醇,面面俱到。”禁不住起身踱步到亭边扶栏,仰头望明月,手舞足蹈地吟唱了一首诗歌:

仙山灵草湿行云, 洗遮香肌粉末匀。

明月来投玉川子, 清风吹破武林春。 

要知冰雪心肠好, 不是膏油首面新。 

戏作小诗君勿笑, 从来佳茗似佳人。 

   后来,清代诗人傅潢以鳄池漾月为题作了一首诗:

“皎月东升夜气微,无端先照鳄鱼池。

缺愁堤畔圭棱露,圆爱桥心镜影移。

玉液云浮光潋滟,金波风动碧涟漪。

采莲人向黄昏后,疑是菱花出匣迟。”

  鳄池漾月”这个景点,近代开始就已经永不存在了。它只是作为一个历史的事实留存在史籍当中,留在人们脑海传诵的记忆之中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梧州六堡茶品牌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作者: 品茗

本站以介绍梧州六堡茶,六堡茶价格,六堡茶品级,六堡茶包装,六堡茶历史,六堡茶行业咨询为主的一个专业网站。
上一篇
下一篇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