梧州六堡茶品牌 《老鹰讲古》 老鹰讲古 — 八景系列 <二> 白鹤山苏东坡种茶

老鹰讲古 — 八景系列 <二> 白鹤山苏东坡种茶

老鹰讲古八景系列<二>白鹤山苏东坡种茶

上回讲到苏东波在夜间的月光下,手拿瓢、瓮,摸着光影,踩着石头,下到鸳鸯江岸边取碧绿的江水煎泡六堡茶叶,吟唱了一首著名的茶诗《汲江煎茶》,以盼天明。今日讲苏东波于白鹤山栽种茶树的古仔……

话说苏东波当夜不眠,站在《临江》客栈遥望,只见朝阳刚从西江浮起,河上晨雾未消,隔江相望,窈窕多姿的白鹤山,宛如一个静卧云雾中的仙女……此情此景,苏东波浮想联翩,当年舜帝为何不把六堡茶栽种白鹤山呢?而种城东的茶山呢?

食过早饭,苏东波两父仔,从西门入城,转辗来到城东后背茶山,(现梧州市中山公园)只见早晨,雾把茶山给蒙起来了,一眼望去好像一片绿色的海洋。茶树长出了新的嫩叶,碧绿碧绿的,像是绿宝石做成的一样,风吹过来的时候,一个个碧绿的宝石随风舞动,就像在跳舞一样,那树干和树枝像一个个士兵,在保护着这些珍贵的绿宝石。从山脚往茶山上看去,群山环绕,无边无际,简直就像一大片丛林。从茶山一直往上走,就有一个小凉亭。路的周围还有一些花草树木,有刚发出来的新叶,有粗壮高大又茂密的树木,有一朵朵、一束束、一片片五颜六色百花齐放的花朵,紫的、白的、黄的、红的五彩缤纷,美丽极了!一路上走着,闻着一阵阵清香,心情放松了许多,仿佛在这香风里飘来飘去似的。

在东面一处苗圃,苏东波碰见一老茶农,他作揖问:“请问老伯,此处种的是什么茶”,“官人,此处种的是六堡茶”,“是否是传说中舜帝所种的六堡茶” 。“对啊”。“可否送些茶种给我”,“官人爱茶,可送些茶种给你”。

苏东波游完茶山回到《临江》客栈,已是傍晚时分,只见对岸白鹤山,斜阳西照,霞光把白鹤山的倒影投入碧绿明亮的桂江,恰如一个花容月貌的女郎对镜梳妆。如此美景,何不把舜帝亲手种的茶,栽培到白鹤山,岂不是一件快事。“过儿,拿上茶种,与我过江”。

乘着斜阳,苏东波父子俩渡江来到白鹤山(今梧州市珠山,珠山脚下有间白鹤观),在南面临江的老虎冲山上,栽种了苍梧中茗茶种。遥望远处的锦屏山允升塔,霞光四射;西江河上,帆星点点,斜阳金网;山下只见桂江与西江交汇一黄一清,泾渭分明,恰是一对交头相接,情投意合的鸳鸯,煞是引人注目,令人羡慕。此时此景,浮想联翩,苏东波吟下了《种茶》诗歌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松间旅生茶,已与松俱瘦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移栽白鹤岭,土软春雨后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弥旬得连阴,似许晚遂茂。

这是说茶种在松树间,生长瘦小但不易衰老。移植于土壤肥沃的白鹤岭,连日春雨滋润,以便茶种恢复生长,枝繁叶茂。可见苏东波诗人于躬耕间深谙茶树习性。

因此,关于“鹤冈返照”,历史上曾留下不少描绘白鹤山林木青葱、窈窕多姿景色的诗句。明代大学士解缙,有“日照岗峦听鹤鸣”咏句,清代诗人关正运的写照则是“城西隔岸叠峰稀,落日平冈见鹤飞……”

据说,后来有关茶人、专家曾在白鹤山发现原生态的老茶树,不知是否是苏东波所种的茶,留待专家去论证吧……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梧州六堡茶品牌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作者: 品茗

本站以介绍梧州六堡茶,六堡茶价格,六堡茶品级,六堡茶包装,六堡茶历史,六堡茶行业咨询为主的一个专业网站。
上一篇
下一篇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