梧州六堡茶品牌 《老鹰讲古》 老鹰讲古 — 八景系列 <一>桂江春泛苏东坡品六堡

老鹰讲古 — 八景系列 <一>桂江春泛苏东坡品六堡

老鹰讲古 — 八景系列 <一>桂江春泛苏东坡品六堡

桂江春泛为梧州八景之一。即桂江、浔江、西江三江汇合后,桂江的清水与西江的浊流同时流动,一浊一清、一急一缓,泾渭分明,俗称鸳鸯江。鸳鸯江景色秀美,放眼望去,只见西江浩淼,水流滔滔;桂江碧绿、波光粼粼。两水交汇处,恰似戏水鸳鸯,相互依偎,相互拥抱,长相厮守,难舍难分。相传宋代大诗人苏东坡当年贬谪路经梧州,适逢桂江春泛之夜,泛舟于鸳鸯江,面对清浊江水不禁思绪万千,吟诗赞道:”我爱清流频击楫,鸳鸯秀水世无双。”鸳鸯江水之名也从民间传开来。”桂江春泛”被列为梧州八景之首。凡到梧州的游客游览了这一景色无不赞叹称奇。

话说苏东坡六十二岁时,皇帝把他从广东惠州再贬谪到海南岛儋州。苏东坡乘坐的帆船到达梧州已是四月中旬。这天时近黄昏,苏东坡站在船头看到了孤零零一座小城,城后云山耸立,城前三江汇聚。他知道,这就是苍梧郡。待帆船在珠玑码头泊下,江面霭气已渐生起,与云山的雾气和市井屋脊上的炊烟浑为一体,江天山城皆染夜色。苏东坡心情也如眼前景致一样灰暗沉重,他对着江水一声长叹,吟出四句诗来:

    “九嶷连绵属衡湘,苍梧独在天一方。
      孤城吹角烟树里,落日未落江苍茫。”

因为春雨连绵,苏东坡在帆船上蜷缩了几天,很想松松筋骨,“打”一下“地气,就在儿子苏过搀扶下离船登了岸。苏过问,要不要去向苍梧太守通报一声?苏东坡连连摇手:“算了算了!我与苍梧太守素不相识,况且我如今是个被贬谪的罪臣,就算相识,怕他也不敢沾近我。‘人情似纸张张薄’啊!”在城南门外水街边,父子俩找了个临近鸳鸯江的《临江》客栈住下了。

第二天一早,苏东坡仍躺在客栈木床上养神,突然记起《史记》中有 “舜南巡狩,崩于苍梧之野,葬于江南九嶷。”的文字,心中一震,兴奋不已,一拍床头藤枕起了床,床前踱了几步,两句诗自然涌出口来:“幽人拊枕坐叹息,我行忽至舜所藏。”

苏过被父亲诵诗声唤醒,揉着两只惺忪睡眼问:“父亲说什么?”

苏东坡拊着双掌说:“过儿,你知道吗?我们不知不觉来到了古时舜帝来过的苍梧了。”

苏过醒了,他仍不明白父亲话里的含意。

苏东坡激动地说:“四千年前,舜帝百岁高龄仍不辞千辛万苦来岭南巡视,最后病死在这苍梧,葬在这苍梧。人们世代敬仰他,是因为他为黎民做了数不尽的好事啊。一个圣明之君尚且为岭南百姓死而后已!我是个被一贬再贬的朝廷罪臣,心中虽有说不尽的苦楚,但是与舜帝相比,我还有什么可埋怨的呢?”

苏过:“父亲,早饭后我们入城去,好吗?”

作为一个中国古典文人,苏东坡是既好酒又好茶,这两种爱好很能代表他的性格特质。酒之张扬、豪迈,茶之清雅、闲适,在他身上得到了很好的融合。苏东坡以好酒出名,多是因为他的诗词,如“明月几时有,把酒问青天”,又如“料峭寒风吹酒醒,微冷”。其实,苏东坡喜酒却并不善饮,有“吾少时望见酒杯而醉”之文,而对于茶,则大不一样,不仅善饮、善品,而且对于如何煎茶也很有研究。

晚上在客栈,苏东坡拿出六堡茶叶,向店小二借了瓢、瓮。为了饮一盏好茶,苏东坡不惜在夜间的月光下,手拿瓢、瓮,摸着光影,踩着石头,下到鸳鸯江岸边取碧绿的江水。他用瓢舀水倾入瓮中,月影也跟着倒了进去……回到客栈中,一边生炉煎茶,一边坐听桂江春泛之涛声。

煎好之后,只见碧绿的江水,煮茶出来变成红浓的汤水,茗香四溢,细酙慢饮,禁不住思绪万千,人生犹如碧绿的江水,经过社会的煎熬,变成各色各样的人物。此情此景,以是三更时分,只好坐听打更之声,和着桂江春泛之涛声,吟唱了一首著名的茶诗《汲江煎茶》,以盼天明。《汲江煎茶》一诗中,就生动地描述了临江取水、煎茶、和饮茶的过程:

  活水还须活火烹,自临钓石取深清。
  大瓢贮月归春瓮,小杓分江入夜瓶。
  雪乳已翻煎处脚,松风忽作泻时声。
       枯肠未易禁三碗,坐听荒城长短更。

一盏好茶,随缘自适。苏东坡不仅为后世留下了伟大的作品,自己也在艰难的外部环境下,度过了高质量的一生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梧州六堡茶品牌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作者: 品茗

本站以介绍梧州六堡茶,六堡茶价格,六堡茶品级,六堡茶包装,六堡茶历史,六堡茶行业咨询为主的一个专业网站。
上一篇
下一篇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