梧州六堡茶品牌 《老鹰讲古》 老鹰讲古 — 苏东坡在梧州的茶轶事 

老鹰讲古 — 苏东坡在梧州的茶轶事 

老鹰讲古 — 苏东坡在梧州的茶轶事

梧州是六堡茶的故乡,六堡茶文化源远流长。六堡茶的魅力无穷,古今多少名人与六堡茶结缘,与茶相恋。他们或以六堡茶为友,或借六堡茶抒怀,或倾之以情,或状之以诗,留下了不少煮茶品茗的趣事轶闻,成为六堡茶文化中极富韵味的一章。

话说苏东坡六十二岁时,皇帝把他从广东惠州再贬谪到海南岛儋州。苏东坡乘坐的帆船到达梧州已是四月中旬。他在梧州逗留几天,游览了梧州古八景,品茗六堡茶,并留下了”我爱清流频击楫,鸳鸯秀水世无双。”的绝妙佳语。

苏东坡平素不讲究衣着,一日,他穿一件普通的长衫,与儿子苏过,到古城外一个光孝寺院里,寺院的主持大和尚并不认识他,仅说了一句:“坐。”招呼侍者:“茶。”苏东坡没有理他,集中精力欣赏寺内的字画去了,主持和尚见此位来客举止不凡,不由得肃然起敬忙又道:“请坐!”忙吩咐侍者:“敬茶!”那主持和尚请教客人的姓名,方知客人竟是大名鼎鼎的苏东坡时,满脸堆起笑容,恭请客人:“请上坐!”连呼侍者:“敬香茶。”当和尚请他写一对联时,苏东坡触景生情挥就一联:“坐,请坐,请上坐;茶,敬茶,敬香茶。”老和尚看完后,顿时面红耳赤,羞愧不已。此联将势利鬼的姿态刻划得淋漓尽致。

苏东坡一生,因任职或遭贬谪,到过许多地方,每到一处,凡有名茶佳泉,他都留下诗词。一天晚上在客栈,苏东坡拿出在万寿宫茶铺购买的六堡茶叶,向店小二借了瓢、瓮。为了饮一盏好茶,苏东坡不惜在夜间的月光下,手拿瓢、瓮,摸着光影,踩着石头,下到鸳鸯江岸边取碧绿的江水。他用瓢舀鸳鸯水倾入瓮中,月影也跟着倒了进去……回到客栈中,一边生炉煎茶,一边坐听桂江春泛之涛声。

煎好之后,只见碧绿的江水,煮茶出来变成红浓的汤水,茗香四溢,细酙慢饮,禁不住思绪万千,人生犹如碧绿的江水,经过社会的煎熬,变成各色各样的人物。此情此景,以是三更时分,只好坐听打更之声,和着桂江春泛之涛声,吟唱了一首著名的茶诗《汲江煎茶》,以盼天明。《汲江煎茶》一诗中,就生动地描述了临江取水、煎茶、和饮茶的过程:

活水还须活火烹,自临钓石取深清。
大瓢贮月归春瓮,小杓分江入夜瓶。
雪乳已翻煎处脚,松风忽作泻时声。
枯肠未易禁三碗,坐听荒城长短更。

一盏好茶,随缘自适。诗中前段描写月夜临江烹茶的情趣,后段则以茶茗与自然的翻覆变化,反衬世事的无常而平抚自己悲苦的境遇。苏东坡不仅为后世留下了伟大的作品,自己也在艰难的外部环境下,度过了高质量的一生。

一日,苏东坡想了解古苍梧有什么名胜古迹,便问店主:“此地有什么名胜古迹”,店主介绍:“出城东五里处,有座冰井寺,留有三百多年前唐代诗人元结写的冰井铭文一篇,可去看看。”苏东坡两父子听了店主的建议,去了冰井寺。在破败的古寺内断碑前,苏东坡看着冰井里莹净的泉水,突然心有所感,想到自己应该像这冰清玉洁的泉水一样,不管时势变迁,不管仕途穷达,要永远保持自己的做人准则,保持自己的道德行操,欣然命笔,写下《冰井》诗一首,抒发志向:

驱车出东门,弭节访冰井。
寺古栋宇倾,碑断苍苔冷。
源泉井中生,莹净可鉴影。
命僧旋汲之,入口胜霜冷。
试烹白云茶,碗面雪花映。
清凉涤烦嚣,润泽劳瓶绠。
可以濯我缨,悠然脱尘境。

苏东坡冰井寺一游,顿觉心情豁然开朗,一扫昨日清凄境况,心中高兴,叫苏过打了一瓮冰泉水回去泡茶。回到客栈, 苏东坡觉得身体不适,又不想吃药,就叫苏过用冰泉水煎泡早日买的六堡茶,先后品饮了七碗茶,几个时辰后,便觉身轻体爽,第二日病竟不治而愈了,十分畅快,便做了一首《游诸佛舍,一日饮酽茶七盏,戏书勤师壁》:

示病维摩元不病,在家灵运已忘家。
何须魏帝一丸药,且尽卢仝七碗茶。

茶不仅像佳人一样温婉体贴,还可以治愈疾病,苏东坡非常喜悦,也更加爱茶、钻研茶。经过多年的品茶、学茶经验,苏东坡对煎茶、烹茶也颇有研究,认为“活水还须活火煎,百临钓石取深清”。甚至对于泡茶的水,苏东坡也很有实践与体会,在《东坡集》中,他总结出南方的水比北方的水好,江水比并水好,泉水最好。“沐罢巾冠快晚凉,睡余齿颊带茶香”。

苏东坡虽历尽人世沧桑,却能以豁达的胸襟寓超旷于悲凉之中。苏东坡除了传颂千古的诗词、文章外,他那伟大高尚的人格与恢宏的气度,更是令后世怀念、景仰。也许他在《定风波》所云:「回首向来萧瑟处、归去,也无风雨也无晴。」正是他悲苦人生的最佳脚注吧!苏东坡的爱茶之情,在苍梧逗留几天可见一斑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梧州六堡茶品牌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作者: 品茗

本站以介绍梧州六堡茶,六堡茶价格,六堡茶品级,六堡茶包装,六堡茶历史,六堡茶行业咨询为主的一个专业网站。
上一篇
下一篇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