梧州六堡茶品牌 《老鹰讲古》 梧州六堡茶品牌,六堡茶有段古

梧州六堡茶品牌,六堡茶有段古

梧州六堡茶品牌,梧州六堡茶有段古》

     话说梧州得天独厚,有两条大江流过,一条是桂江,一条是西江。站在桂江春泛往东看,左侧是从遥远的漓江蜿蜒而来的桂江,她仰起俊秀的脸孔,穿着青绿的衣裳,扭动婀娜的身姿,迈着缓缓的脚步,带着喀斯特岩洞的凉风,裹着桂花清香的六堡茶,宛若天仙美女,经过万重山水,抵达梧州展示她的楚楚容貌;右侧是汇集邕江和柳江的滔滔西江,江水浩渺,只见江上千船竞发,一派繁忙景象,她不仅是两广百姓的母亲河,更是一条“黄金水道”。正是这一清一浊的两条江养育着梧州的百姓,滋润着两江岸边上那秀丽的山峰。

站在桂江春泛,我常想,“桂江春泛”这一景点的诞生,是上苍的有意撮合,还是古郡苍梧的芸芸众生的期盼呢?期盼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,如鸳鸯般百年偕老,永不分离。这或许就是“桂江春泛”的深邃内涵。

在桂江春泛周围游览,你会听到关于这景点的六堡茶神奇传说。

据说清代年间,有一位十年屡试不爽的秀才,十年寒窗不仅考不了举人,连老婆也娶不起,终日受乡邻取笑,窘如范进。又是一年的科举到来,临行时,父母交代他经过梧州时一定得去两个地方拜一拜,一个是龙母庙,饮龙母六堡茶,求龙母庇护,考上举人;一个是桂江春泛,拜拜鸳江,求早日成双。那秀才按父母嘱咐去做,果然愿望得以实现,不仅考中了举人,当了知县,而且娶了一个如花似玉的美女。

一位福建茶叶商人,对桂江有着一份难以言喻的情感:“她与梧州相依相生,可以说梧州是因水而生。”而桂浔两江交汇所形成的奇特景色也让他颇为自豪。带着这份情感,在做六堡茶生意时,决意把店铺地址选在了傍江的鸳江商业街。每每有外地的好友或熟客来梧,他总会在沿江的茶楼订好位置,与好友一边“叹六堡茶茶”一边赏景,“我出差时曾跟外地朋友介绍过梧州鸳鸯江,好多人都不相信,所以 他们来梧州时,我特意带他们看看。”当朋友们亲眼观赏到江水泾渭分明的奇景后,都抢着拍照留念,让他好生自豪。

山清水秀、风光旖旎、四季宜人的梧州,山在城中,城被水抱,处处都似浓淡相宜的水墨画。水润梧州,成就了名扬四海的六堡茶。

尝不尽的岭南特产,听不厌的粤韵清音,梧州之美充满洁净精微的泱然大气。 难怪,外地人做客梧州都会发出感慨,“饮六堡茶享长寿福”。

作为一个中国古典文人,苏东坡是既好酒又好茶,这两种爱好很能代表他的性格特质。酒之张扬、豪迈,茶之清雅、闲适,在他身上得到了很好的融合。苏东坡以好酒出名,多是因为他的诗词,如“明月几时有,把酒问青天”,又如“料峭寒风吹酒醒,微冷”。其实,苏东坡喜酒却并不善饮,有“吾少时望见酒杯而醉”之文,而对于茶,则大不一样,不仅善饮、善品,而且对于如何煎茶也很有研究。

有一年苏东坡留宿梧州,在客栈,苏东坡拿出白天在万寿宫街市买的六堡茶叶,向店小二借了瓢、瓮。为了饮一盏好茶,苏东坡不惜在夜间的月光下,手拿瓢、瓮,摸着光影,踩着石头,下到鸳鸯江岸边取碧绿的江水。他用瓢舀水倾入瓮中,月影也跟着倒了进去……回到客栈中,一边生炉煎茶,一边坐听桂江春泛之涛声。

煎好之后,只见碧绿的江水,煮茶出来变成红浓的汤水,茗香四溢,细酙慢饮,禁不住思绪万千,人生犹如碧绿的江水,经过社会的煎熬,变成各色各样的人物。此情此景,以是三更时分,只好坐听打更之声,和着桂江春泛之涛声,吟唱了一首著名的茶诗《桂江煎茶》,以盼天明。

《桂江煎茶》一诗中,就生动地描述了临江取水、煎茶、和饮茶的过程:
活水还须活火烹,自临钓石取深清。
大瓢贮月归春瓮,小杓分江入夜瓶。
雪乳已翻煎处脚,松风忽作泻时声。
枯肠未易禁三碗,坐听荒城长短更。
一盏好茶,随缘自适。苏东坡不仅为后世留下了伟大的作品,自己也在艰难的外部环境下,度过了高质量的一生。

编辑作者—老鹰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梧州六堡茶品牌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作者: 品茗

本站以介绍梧州六堡茶,六堡茶价格,六堡茶品级,六堡茶包装,六堡茶历史,六堡茶行业咨询为主的一个专业网站。
上一篇
下一篇
返回顶部